葡京体育网|月子之仇,不共戴天

2020-01-09 14:31:05 来源:骰宝游戏手机版 阅读:588

葡京体育网|月子之仇,不共戴天

葡京体育网,有天晚上,逗号长皮疹了(逗号是我女儿的小名,估计是皮肤过敏),我妈把她起疹的照片发到了以逗号为主角的照片分享群里。

当时已经很晚了,逗号她爸看到了,马上买了药开车送了过来(我家这边靠近军区,临街店铺被军区收回去后,周围就没了药店)。

我带着逗号下楼去拿药(我几乎从不跟前夫单独会面的)。她爸见了她,亲亲搂搂十几秒,可逗号自始至终不看她爸,只是顺从地接受她爸爸的拥抱,然后摆摆手跟她爸爸说“拜拜”。

很多次她爸来送她或是送给她东西,她都是这反映(来接的时候,她就不是这样)。我知道她潜意识里是不喜欢即将到来的告别,不愿看她爸爸转身离去的身影,那干脆就全程不看爸爸。而我,一般都会在她爸爸离开之前,牵着她的手走开。

作为母亲,觉知到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小动作、小心理,其实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丝难过的。但是,我也知道,有些事,孩子也只能习惯。

我一直觉得,如果你结婚对象是一个还算善良的人(注意这个大前提)但你们根本不合适、注定无法生活在一起,那么,在婚姻存续期间,你也要尽量去做那个问心无愧的人。这样,即使分开之后,面对孩子或是过往,你也可以用“问心无愧”四个字宽慰自己。

我把这事儿记录了下来,并且还加了两条“防杠提示”:

1、离婚当然会对孩子有伤害,它只是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的选择。我们选择的是“轻伤”,而不是“重伤”。而且,伤害孩子的事可能有很多,穷也会对孩子产生伤害。

2、每一个单亲妈妈在跟前夫交接孩子时,估计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心理活动,只是我习惯把它分享出来。我这表达欲爆棚的毛病,估计也改不了了。即使到了八十岁,我若想讲前男友、前夫时也依然会照讲不误。但每次讲这些事,老有人跳出来说我没放下。好了啦,我放没放、想不想大小便都你说了算,以你的感受为准好啦。

没曾想,即使我都这样写了,还是有人说:“呀,这真是一个好爸爸,我看你们还是复婚吧,没有人比逗号爸爸更合适你了。”

这样的劝慰,我听过无数次,时不时就有人这么劝我的。

对方的思维模式是这样的:只要愿意给孩子抚养费,就是好爸爸,孩子的好爸爸=我的好丈夫。女人么,这辈子都是为孩子活着的,谁对孩子好,你就要学会“买小送大”。

如果是陌生人这么说,我一笑置之。如果是熟人,我可能会回复一句:你看我像是“为了孩子不离婚”或者“为了孩子复婚的女人”吗?孩子的感受我会顾及,但我做任何决定,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只是为了我自己。

为何每次听到这类提议,都能引发我的心理不适?大概是因为“月子之仇,不共戴天”吧。

我第一次看到“月子之仇,不共戴天”这几个字就笑了。

这个“月子”,其实也不一定单指“月子”,孕期、生产期、哺乳期,应该都可以算上,因为那是成年女性一生中身体负担最沉重的日子。她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,你甚至可以说是“半残疾”都不为过。

从怀孕开始,女人身体开始发生变化,她们每走一步路都得小心,重物也不能提,去到哪儿都担心自己被磕着碰着,导致胎儿流产。

生病了,很多药也不能服用,只能捱着,硬扛着,生怕有些药物吃下去以后会给胎儿带来不良影响。

她们可能会孕吐,可能会吃什么吐什么。身体上的各种不适,可能会折磨得她们怀疑人生。

荷尔蒙和激素的变化可能会让有的女性变得极其敏感、易怒,甚至出现抑郁症状。

孕期、生产期、哺乳期女性是最需要被特殊照顾的一群成年人,连法律都不允许男性在这个阶段向女性提出离婚。

再独立、强大的女性,在孕期、生产期和哺乳期,都没法跟男性分庭抗礼。她们去到公共场合,都可能会有人给她们让座,若是在家里受到薄待、遭受身心重创,女人会记得一辈子(记得,不等于记恨)。

因此,我觉得,那些出了月子(或哺乳期)就离婚的女人,与男人复婚的概率几乎为零。

我是在领证后8个月怀孕的。确认怀孕没多久,我就因为前夫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的问题跟他吵了一架。前夫不愿跟我沟通,又回婆家住去了。

我记得那是一个周末,婆家有人出来跟我沟通,让我过去他们家过周末,我没去,还在沟通中跟人家闹得很不愉快。

最初和婆家闹得不愉快,起源于一场婚礼。表面上看是为了一场婚礼,实际上是为“我的婚礼乃至我的生活,到底该谁说了算”。第一次被提上日程的婚礼无奈取消后,我恼羞成怒,拉着前夫赌气办了一场小婚礼,平复了“被干涉”带来的委屈。

现在想来,婆家对我根本不了解,我对他们也是。我跟他们能有多大仇多大怨?无非是中间那个传话人跟他们提及我时的语气、态度,让他们先入为主地对我产生了恶感,并在想象中把我视为一个可厌的女人,而我,敏感地捕捉到了自己在那个家庭根本不被接受和欢迎,进而产生了自卫反击心理。

我怕他们,他们亦怕我,那最好的方式就是彼此相敬如“冰”、不再沟通。整个孕期,我跟婆家那边几乎零互动。我和他们的关系破冰,是在孩子出生且前夫看起来好像似乎真的想做一个好丈夫、好父亲以后(虽然时间很短暂)。

但是,当时这种僵化的关系,无疑给我和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,两个人都产生了“关系处得这样差,我们不会幸福”的“破罐子破摔”心理。

事实上,怀上孩子之后,我就知道我和前夫一定会离婚,我不止一次想把孩子打掉然后离婚。

我清醒地意识到,他改不掉,而我根本忍不了,离婚只是档期问题。一想到孩子日后必定要在单亲家庭中长大,我当时真的想过要把它拿掉。

后来,我上网看了下胎儿发育过程、人工流产知识,突然就不敢了,害怕了。这一纠结,一犹豫,孩子慢慢就长大了,会动了。起初是像蝴蝶掠过肚皮,后来像是小鱼儿在里面游泳,待得我清楚感知到胎动,我完全放弃了那种想法。

我当时是这么想的:我还是挺想当妈妈的,想要个女儿。现在年纪也大了,若是再晚一点生,怕是不符合优生原则。若是不在婚内生,我将来想要个孩子的话,可能比较麻烦(买精子多贵啊),还有可能丢工作。现在我有合法的婚姻、有准生证,孩子也有确定的爸爸,既然它来了,就生下来了吧。

这一节,我都没敢跟逗号讲。现在想来,如果当初稍微狠心一点,我身边就不会有这个可爱和温暖至极的小姑娘了。

随着前夫晚归甚至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心里的不安和愤懑也越来越多。我们开始频繁吵架,而他也开始频繁跑回婆家住,我怀孕七个月时他回去住了半个月。

怀孕带来的荷尔蒙和激素的变化,以及夫妻关系的日渐紧张,让我几近抑郁。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,心里的不安全感一天胜似一天。哪天若是能睡足三个小时,会激动得想朝老天磕头,感谢它赐予我那么“好”的睡眠。

大概是怀了一个“天使宝宝”,我没经历过孕吐的折磨,但怀孕六个月开始,浑身开始长水泡,手指缝和脚趾缝起来一层细细密密的小亮泡,皮肤溃烂以后,我奇痒难忍,擦了很多药膏都不见好。

之后,我全身开始水肿,鞋码大了两码,因为脚面上随便戳一下,就会出现一个凹坑。随着胎儿月份变大,我的身体越来越沉重,流汗也越来越多,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化,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女人,而只是一头毫无尊严的母兽。

胎儿压迫着膀胱,我尿频变得严重了起来,加之失眠症一直不好,我严重缺觉,脾气变得越来越差,每天早上起床都只想发无名火。

有几天,我一照镜子就痛哭失声。我心想:如果我是前夫,我也很讨厌现在这个大着肚子、满心怨恨的女人吧。

直到今天,我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孕期我情绪会那么差。平时根本不care的、可以“左耳进,右耳出”的事情,例如别人说我贪财、势利、愚蠢之类的,在孕期我就会觉得特别刺耳甚至无法接受。

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我想着自己反正也睡不着,就大着肚子满大街去找那个不归家的人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找,我只是觉得:此刻,我活得如此痛苦,凭什么你却可以逍遥快活,我想知道你到底跟什么人在一起。

当然,每次我都是无果而归。对方不想让我找到的时候,我多打几个电话过去问询人家回家的时间,都是一场对人家的惊扰。

快生的那段时间,我腰疼得不行,走也不是,坐也不是,躺也不是,就感觉自己的腰要断了,心想什么时候“卸货”了就好了。

我和前夫的关系依旧非常紧张,到了快生孩子的时候,我还期待着他能对我嘘寒问暖,但他连对我的人道主义同情都没有了。

我生孩子头天晚上,他来医院付了个钱,跟我吵了一架,就跑回自己家睡觉去了,说是第二天要出差。我生孩子当天是顺产转剖腹产,受了两茬罪,整个过程特别疼痛和慌乱。

那种身心重创,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。

我爸妈是典型的“讨好外人型”人格(外人当然也包括女婿、媳妇),而我从11岁开始就能全盘决定自己的生活,所以前夫跟我爸妈几乎无任何矛盾。只是在我临产前夕前夫依然不着家,我生产当天他依然跑去出差时,我爸发了一通飙。这事确实也比较挑战我们全家的认知,我当时也觉得,你他妈的就是看个热闹,就是来看看自己孩子生出来是男是女、是啥样子,当天也应该出现。

顺转剖以后,我十五天无法下地,伤口先是疼、后来是发痒、增生,初为人母的喜悦和慌乱让我无暇顾及其他。我忍隐不发,对前夫和颜悦色,只想着等恢复元气后再跟他算总账。剖腹产伤口慢慢愈合后,我看着孩子稚嫩的脸,又看了下前夫表现出痛改前非的样子,心软了。

前夫靠谱了一个多月,随后又回到了他自己的轨道。

整个哺乳期,我同样过得非常不安心、不开心。前夫并没有打算改,他问我:难道因为我结婚了,就不能再出去玩了吗?

得,到这份上,也没有再沟通的必要了,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让你绝望的“点”到底是什么。

我希望他能说一句“对不起”,希望能get到我大着肚子盼他回家陪我的凄苦心情,希望他“看见”我、“懂得”我、“疼惜”我,可人家压根儿认为自己没有错,他甚至认为我call他回家的行为是扫了他的兴。

我忍啊忍,又忍到了休完产假、回去上班,再忍到了哺乳期结束,我觉得自己终于不再是一头为孩子活着的母兽,而是变回了那个跟前夫势均力敌、能跟他较量几个回合的“人”,这才觉得自己终于有元气、体力和精力去了断这个事情了。

发现真相,其实只是老天给的一个契机,我当时竟有种听到“另一只靴子落地”的狂喜。

事实上,孩子出生后因为我主动伸出橄榄枝,我跟婆家的关系有所缓和,因此,后期我们的离婚原因,已经跟婆家人没啥关联。

我居然忍到了孩子11个月才离婚,这点我挺鄙视自己的,老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完美受害人。后来,我原谅了自己,是因为孕期、哺乳期我确实也腾不出手来去思考和处理离婚这事,光应付身体上的变化以及孩子出生,就已经耗尽我全力。

离婚后,又过了这么多年,前夫变靠谱了许多。他本不是一个恶贯满盈的人,大部分时间对人足够仗义、足够勤奋、足够温润,只是结婚太早(我们同岁,但心理年龄他差我至少10岁),又或者,他只是不愿意对我好。

我揣测,将来前夫要是再婚了,他们一定会对新媳妇很好,也会尊重他们作为独立小家庭的地位。而前夫,大概率上也不会再跟从前一般不靠谱,不会再在处理公媳关系时两头传恶言。他应该会渴望建立新的小家庭,不会再像从前那般表现出离开原生家庭、初为人夫和人父的种种不适了。

现在,每次当前夫跟我在涉及到小孩的事情上有良好互动,就有人揣测我们是不是要复婚。可我觉得,这是两回事。

作为母亲,我有为了孩子和前夫好好相处的心量和格局;但是,作为前妻,我怎么可能回头?有些事,可以原谅但永远无法忘记。

也许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月子之仇,不共戴天”。

孕期、生产期、哺乳期得到过善待的女人,哪怕日后可能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跟老公产生了分歧和矛盾,可能也会因为自己曾被一心一意善待过而张不开嘴提离婚。即使她们因为其他事情和老公离了婚,但多年后再回忆起那段往事时,不会再觉得透心凉。

我身边也有很多离婚女性,是因为孕产期、哺乳期过得特别委屈而离了婚,而且,没有一个是愿意走回头路的。

有的女人,是因为孕期老公出轨。她一个人大着肚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,她老公跟别的女人在别的床上颠鸾倒凤。她一个人去做产检的时候,她老公正开着车送别的女人去上班。

有的女人,孕期牙疼或生病,没法按照常规操作处理,她疼得只打滚的时候,她老公却只顾着打游戏。

有的女人,在产房门口听到婆婆央求医生“尽力保小”,而丈夫默许(虽然医学上的常规处理早就是“保大”了),从此,她心如死灰。

有的女人,坐月子期间每天都在流泪。

还有的女人,因为抑郁自杀了。

无奈的是,今天依然有很多男人觉得女人在孕期、产后抑郁是因为太矫情。

他们不知道,曾经有一个人在那个阶段那么需要爱、陪伴和帮助,曾经有一个人离死亡那么近,半只脚都踩在了死神的门槛上,可是他们却对此一无所知或是假装看不见。

这个世界上,确实存在这一类特别自私、共情能力极差的男人,他们只看得到自己的感受,只顾及得到自己的需求。你身处孕期、哺乳期,若是不能为他所“用”甚至还是个累赘,他就踹你没商量。甚至,他们看准你在孕期、生产期、哺乳期不能拿他们怎样,就为所欲为。

我们曾痛过,那么,离开就是庆幸,谁还会想着要回头呢?

还要我看在前夫现在对我还算友善和仗义的份上,为了孩子复婚?

复婚你个铲铲。

--end--

作者:晏凌羊,80后,新女性主义作者,中国作协会员,著有情感书《愿你有征途,也有退路》《我离婚了》等以及儿童绘本《妈妈家,爸爸家》。不写鸡汤,不贩卖成功学,不兜售婚恋技巧,有血有肉,有笑有泪,有爱有恨,有错有对,期待与您一起成长。微信公众号号“晏凌羊”,欢迎关注~